首页 > 携宝归来:爹地宠妻如命霍桑邢臣佑 > 第136章 一个巴掌,一颗甜枣

我的书架

第136章 一个巴掌,一颗甜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霍桑以为自己要摔的难看的时候,邢臣佑又一把拽过了霍桑,重新将她拽回到了自己面前。

霍桑美艳的脸上懵懂的表情倒是也没显得违和,反而真假难辨,“什么?你在说什么?我该知道什么?”

邢臣佑眯着眼睛,审视霍桑脸上的表情,试图从那眉眼末梢之间去分辨出哪怕是一点点的细微表情来。

“你不知道跟我提这些做什么?!”

他眼底里的狠色明显,看起来是不把这件事在这里解决好就不会走了。

“什么跟什么?”霍桑想推开邢臣佑,将他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给弄掉,但偏偏,弄不掉,“你弄疼我了!”

霍桑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自己手腕处像是被火烧起来那种火辣辣的疼,她不明白,这邢臣佑忽然发什么疯!

邢臣佑却不松开,他闭了闭眼,冷酷的唇角挽着一抹无法形容的弧度,“什么叫我心里那个人?”

他沉冷的声音,让霍桑忍不住都紧张害怕。

这不过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霍桑有点不明白,邢臣佑在发什么脾气,生什么火。

“我刚不是说了么,你心里觉得最合适的那个代言人啊,那不就是你心里那个人?”

霍桑涨红着脸,也很恼火。

邢臣佑的眉头拧了起来,他看着霍桑,一下子凑近了她的脸,“你刚刚是这个意思?”

“当然!我除了这个意思,还能有什么意思?!你快松开我!好好好,我知道了,反正公平竞争,我不问你代言人的事情了,你放开我,我疼!!!”

霍桑满肚子的火气,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就得到这种待遇。

邢臣佑的眉眼间似乎是怔忪了一下,随后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抓着的霍桑的手腕,一下放松了力道,却还没有松开。

霍桑感觉自己手腕终于没那么疼了,整个人也呼出一口气来,但是,她想甩开邢臣佑的手,现在她看见他就恼。

“放开我!”

邢臣佑没做声,拉着霍桑走到床边。

霍桑是被邢臣佑的力道给硬生生拉着坐到床上去的,刚坐下,她就立刻条件反射一样要坐起来,结果被邢臣佑又强行压了下去。

“给我坐好了!”男人一声低呵。

霍桑瞬间一哆嗦,不敢乱动了,老实坐在床沿口。

邢臣佑从房间出去了,等几分钟后他回来的时候,他看到霍桑乖巧老实地坐在刚才让她坐的地方,没乱动,脸上还有些愤懑。

他抿了抿唇,眼底里闪过不知名情绪。

霍桑抬眼朝着邢臣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提着的药箱,她皱了皱眉,没说话。

邢臣佑也没说话,大长腿几步走到了霍桑身边,在她身边的床沿口坐下,放下药箱,低着头俊脸沉着,从药箱里取出了一支喷雾,上面都是外语。

霍桑不知道邢臣佑要干什么,如果就这样看的话,她能看得懂,他想给自己上药,可这怎么可能?

如果这不可能,那他究竟想干什么?

邢臣佑要去抓霍桑那只被他捏青了的手,霍桑下意识就躲开,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他没说话,直接强行拉过她的手。

霍桑很纤瘦,所以她的手腕也非常纤细,邢臣佑这个时候抓在手心里才感觉到自己好像是抓了一根纤细光滑的白玉,只不过,现在白玉上面有着斑驳的青紫痕迹。

邢臣佑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在霍桑手腕青紫的地方喷上了药。

一股难闻的味道,让霍桑的鼻子都皱了起来,她没说话,只是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这位矜贵冷酷的邢先生,身体都有些僵硬,手腕就在他的手心里抓着,也不敢动。

邢臣佑给霍桑喷好药,竟是揉捏起来!

他的手掌很大,手指骨节分明,一点一点揉压按摩的时候,没有很疼,加上刚才喷的那个药,反而有些舒服的感觉。

霍桑看着邢臣佑帮着自己按摩的手,又快速抬眼看了眼邢臣佑,心情复杂,他这算是什么,打一巴掌再给颗甜枣么?!

两个人沉默着,邢臣佑给霍桑足足按摩了半个小时,手法一直很娴熟。

这半小时对于霍桑来说真是漫长,也足够她去想很多事情,比如,为什么邢臣佑这样的男人在按摩这种事情上会这么娴熟?

“好了。”

男人低沉沉稳的声音传来,霍桑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自己还是青紫的手,一下收了回来。

“邢总很擅长这种打一巴掌给颗甜枣的事情么?”霍桑不想给他好脸色,她还生着气。

他给甜枣,她可不一定要接着。

邢臣佑看了她一眼,起身准备走,难得的没有拿话怼她。

霍桑跟着就站起来,“邢臣佑,我很不喜欢这样,你以后不要对我这样。”

邢臣佑站住脚步,依然没说话,打开门走了出去。

霍桑咬了咬唇,转了转自己的手腕,刚刚被他按摩的时候还挺舒服的,他不按摩了,现在又很疼了。

邢臣佑那种娴熟老道的手法,一看就是从前经常揉捏的人,可是,他又不可能经常弄青自己,他怎么会很娴熟呢?

快十点的时候,霍桑既没看到邢臣佑回房间,也没听到小星星上楼的声音,她有些坐不住了,下楼去找小星星。

等她打开书房的门,却发现小星星爬着睡在书桌前,睡得很熟很熟。

霍桑有些心疼,赶紧上前轻轻抱起小星星。

“妈咪……爹地……好好的。”

小星星感觉到温暖靠近,在霍桑怀里舒服地调整了一个姿势,嘴里呢喃了一声。

霍桑就更加心疼了,哪家小朋友还要这么操心父母的,除了小星星,而她和邢臣佑的关系……对于小星星来说,太复杂了,即便他聪明,她也不想让他知道。

抱着小星星去了他房间,给他收拾睡衣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他放在衣柜里面藏起来的准备送给邢臣佑的礼物,忍不住心里泛酸泡泡。

“给妈咪都没准备过这么精心的礼物。”

照顾好小星星,霍桑轻手轻脚出来,这偌大的蓝心湖别墅依然没有那个男人的气息。

管他呢,睡觉。

可霍桑刚躺下,手机就开始不停震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