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霍桑记得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吃惊了。

他妈没死,那就意味着以前很多事,都乱了。

她想起了卓岸,想起了霍司廉和蒋玉华提起秋小池的时候的样子,想起了娱乐圈里对于秋小池讳莫如深的样子。

也想起了邢臣佑不让她查秋小池的事。

她到现在还记得邢臣佑说过的那句话,他让她就当秋小池已经死了,不要追查她的事了。

可是,要是她妈没有死,又为什么要当她死了?

她妈果然是没有死的!

“明翊,我妈是不是没死?”霍桑加重了声音问道,她盯着面前的男人,恨不得掰开他的嘴听他说话。

明翊似乎被霍桑的反应吓了一跳,他赶紧说道,“秋小池的确没有死。”

霍桑的心间一下子簇起希望的火苗来,那火苗绚丽无比。

“那她现在在哪里?”

比起知道她妈为什么没有死,她现在更想知道,她妈现在在哪里。

“就在我住的酒店里,我这次带她来上京,就是来带她寻亲的。”明翊见霍桑很着急,便也赶紧说道,神情陈恳。

霍桑的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要不是明翊打来这么一个电话,她根本不会这么急匆匆地出门,连手机都忘了。

当时她脑子里只想知道明翊怎么会知道秋小池。

“我想见她。”霍桑站着,盯着明翊看,“我想看她,你能带我去么?”

“好,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明翊点头,很是深明大义,“我知道,如果她真的是你母亲的话,你一定很想见她。”

霍桑点头,说出的话都在颤抖了,“好,你带我去,你带我去。”

她妈离开她很久了,她对不起她妈,从前的她太相信蒋玉华和霍司廉。

霍桑想马上见到她妈!

明翊买了单,立刻带着霍桑上了自己的车。

霍桑坐在车后排,脸上的神情很是焦虑。

发动车子之前,明翊透过后视镜朝后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了霍桑脸上的焦虑,他的唇角勾了一勾,眼神一转,里头露出了轻蔑的神色。

“还有多久到?”

“马上就到了,别担心。”

明翊说道,声音显得很温和,他安抚着霍桑。

霍桑抿了抿唇,嗯了一声,等着。

小星星在家里发现霍桑的出租车停在一家咖啡厅外面,立刻调动了附近的摄像头,第一时间又查出霍桑上了一辆车,他立刻将车的定位发到了邢臣佑那里。

“爹地,妈咪上了一辆车,定位发过去了。”

邢臣佑低头一看,立刻让司机调转车头,跟上霍桑的车。

明翊的车熟练地穿梭在街市里面,直到在一家高档酒店门口一个漂移停车停下。

“是在这里么?”

霍桑抬头看了一眼这酒店,这不是邢氏集团下的酒店,反而是曾经和霍家有合作的一间酒店。

从前她还是霍家女儿的时候,也来过这里。

“是这里,走吧,我安排她在顶层套房里。”明翊说道。

霍桑点头,跟着说了一句,“这里的顶层套房,挺难订的。”

明翊的脚步一顿,随即就跟着点了点头,“是啊,现在的有钱人真的挺多的。”

霍桑笑了一下,没心情说笑别的,跟着上了电梯。

邢臣佑发现带着霍桑的那辆车停在了一家酒店外面,让司机加速。

明翊一路带着霍桑到了顶层最里面那间套房。

门卡一刷,打开了。

什么叫做近乡情怯,霍桑现在明白了。

明翊率先进去,走了一步见霍桑没进来,转头看她,“进来啊。”

霍桑立刻点头,跟着进去。

明翊等她朝前走了几步,反而回过头,抬手将门上了锁。

霍桑进去后就朝着沙发那走过去,没有听到身后门那边的动静。

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背影纤细,看着有些忧郁而优雅,霍桑忍不住朝前走了一步,声音微微颤抖着,“妈……”

她的声音很轻。

沙发上坐着的女人没有反应,也没有回头。

霍桑觉得有点奇怪,咬了咬牙,快步走了过去,走到了那女人的前面。

她看到了一张有岁月痕迹侵染的脸,眼角的细纹淡淡的,但是,那张脸却生的极美,美到那鱼尾纹都变得优雅起来。

这就是秋小池!

霍桑记得的!

霍家以前有秋小池的照片,没有人能看到她的长相后还忘记她的模样。

她知道自己长得像秋小池,但是,亲眼见过后,还是发现,秋小池的美,自己比不上一分。

只是,眼前这个女人却是个木头美人。

“她……”霍桑转头看明翊。

明翊在沙发上坐下,抬手给霍桑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霍桑,你先喝杯水,秋小池的情况……哎,我找医生问过情况,她这个属于极度自闭的情况,不算是植物人,她能对周围的情况感知得到,只是,不愿意有反应,不愿意说话,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圈子里。”

霍桑顺手接过水,只是双手捧着,没有喝。

明翊见了,便说道,“先喝点水,她这个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霍桑脑袋里有点空,低着头抿了口水。

明翊扫过她的杯子,见她喝水了,脸上露出满意的笑。

“你是怎么遇到我妈的?”霍桑连忙转头看向明翊。

明翊叹了口气,半真半假地说道,“我遇到她的时候,她瑟瑟发抖地躺在垃圾堆里,浑身脏兮兮的。”

霍桑皱眉,当初霍司廉他们都说,秋小池死了。

蒋玉华还一直认为是她害死了秋小池,并以此为荣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躺在那里,当时她身上还有伤,我以为她是喝醉了倒在那边的,又或者是被人丢弃在哪里的……哎,我送她去医院后,她一直沉默着没说过话,我常年住国外,实在是看不下去她这样,就带着她去了国外,这几年,我一直忙着工作,如今才闲下时间来找她的家人……”

霍桑听着明翊的话,摇了摇头,抚了抚眉头,她这会儿怎么忽然觉得有点头晕?

“霍桑,你没事吧?怎么了?”

明翊声音一顿,看着霍桑,轻声问道,伸手晃了晃她。

“我没事……”

霍桑才说完,人就朝一边倒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