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谁会爱上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提到疫苗案,邢臣佑眸底里尽是一片冷幽之色。

“你不用管这件事。”他声音冷淡地说道。

霍桑以为邢臣佑是嫌她多管闲事管邢家的事情,抿了抿唇,也没有再多说了。

她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邢家是干净的,那最好,如果邢家是不干净的,她现在走出去,保准也会被人丢臭鸡蛋臭骂。

霍桑没再多问,走到自己那一边的床边,掀开被子躺下,抬手关了床头灯。

邢臣佑,“……”

从酒店里回来,霍桑就一直在睡,加上查被抄袭的事情,她现在精神充沛,压根睡不着觉。

房间里很安静,所以,一丁点的动静都忽略不过去。

霍桑听到了邢臣佑拉开抽屉,拿出药瓶倒药,又喝水吃药的声音。

她想起去药检处检查药品成分的事情来,心里很想问一问邢臣佑,他究竟吃的是什么药。

但她想到刚才邢臣佑声音冷淡,神色阴郁的样子,没问出口。

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有病也是活该!

可没想到,他却先开口了,“你不想知道我吃的到底是什么药么?”

霍桑没说话,抿着唇,装睡。

邢臣佑的声音在黑暗里又从耳后传来,低沉冷静,“既然不想知道,为什么拿去药检处检查?”

霍桑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是想知道,我问你,你就会回答么?”

邢臣佑眯了眯眼,“你问我的话……”

霍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屏住了呼吸,等着他回答。

结果他冷冷淡淡的声音幽幽的飘了过来,“不会。”

霍桑觉得邢臣佑很可恶,总是这么一下一下撩拨着她的心,她一下翻了个身,面朝他。

却没想到他躺下来了,现在就面朝着她,黑暗里,他那双眼睛明明应该是又黑又沉的,却没想到是极亮的,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如黑夜里的明星一样。

霍桑眨了眨眼,这一瞬间,她忽然就觉得,小星星那双眼睛,或许像的不是她的,而是他。

想到这,就更加气愤了,本来觉得小星星长得和自己一点不像,唯独一双明亮的眼睛和她还算像,现在,这眼睛都不像。

“你不会回答,我还问你干什么!我脑子有坑啊!”霍桑很生气,对于邢臣佑就这么逗小猫似的撩拨她,非常生气。

“你为什么那么想知道我吃的是什么药。”邢臣佑的声音就在耳边一样,语调缓慢低沉。

因为疲惫,这声音里又多了一分慵懒。

霍桑愣了一下,她为什么想要知道?她……

“你是担心我身体?”邢臣佑慵懒的声音又响起,像是矜贵冷傲的雪狮,懒洋洋的动了一下,“霍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霍桑一听这一句,脸唰的一下就红了,“邢臣佑,你别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爱上你!我们两,我们两个最多就是被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最多就是我因为小星星不得不和你结婚,我怎么可能爱上你!老娘有颜有材不缺钱,怎么会爱上你!你这个人也就长得好,有点臭钱而已,脾气又冷又硬,每天看起来就像别人欠了你八百万一样!谁会爱上你!”

她就像是跳脚了一样,邢臣佑就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但是她却忍不住了,直接冲了上来,说了一大段。

邢臣佑眯了眯眼,黑暗里,霍桑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息变了。

刚才,这周围的气息还是慵懒的,可现在,这房子就像是寒冰做的一样,哪里都冷飕飕的,她身边最冷。

邢臣佑的脸色都变了,他不过是戏谑霍桑,却没想到得到的是她这么一段话。

“霍桑,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他的声音又冷又沉,显然,里面都是怒气。

正常的男人,被女人这么说一通都会生气。

更别说是天之骄子一样的邢臣佑了。

在整个上京,想要嫁给他邢臣佑的女人如过江之鲫!

“我又不是男人!我没种!”霍桑脖子缩了一下,声音顿了一下,随即就说道。

邢臣佑,“……”

空气里沉默了下来,气氛一下变得尴尬起来。

霍桑心想,还好灯关掉了,否则一睁开眼就要面对邢臣佑那张虽然好看但是又冷又沉的脸,那就更尴尬了。

邢臣佑的脸色难看至极,他回想着刚才霍桑对着他喷的那段话,呼吸一沉,疲惫的身体都因为气来了精神。

他一个翻身,压在了霍桑身上,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有种!”

霍桑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到他灼热的手一下子扯住了她的睡衣,用力一扯。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怒道,“邢臣佑,你别耍流氓!”

“不管你爱不爱我,那张结婚证是真的,夫妻之间,过该过的生活。”邢臣佑的声音,就在她头顶上方传来。

她听得出来,他很生气。

但是,他气什么?!

她不爱他,不是正好么,反正,他也不爱她,他们两个,互不相欠。

霍桑不想显得自己那么好睡,用力想推开他,没想到,他又沉又磁性的声音又从上方传来,“做这件事,不也是让你快乐的事情么?”

“你……我没有!”霍桑很生气,压根没什么心情做这件事。

邢臣佑很生气,她也很生气!

可邢臣佑没有让霍桑再有说话的机会,很快,房间里就传出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霍桑睁开眼睛的时候,邢臣佑正在房间里穿衬衫。

她想到昨晚上的事情,气的一个枕头朝着他丢了过去。

邢臣佑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微微偏头,正好躲了过去。

霍桑的眼睛有点红肿,显然,昨晚上邢臣佑折腾的不轻。

而他侧过来的脸看起来精神奕奕,比起昨晚上回来时疲惫的样子截然不同。

邢臣佑瞥了她一眼,想到昨晚上她哭着喊求饶又骂他的样子,俊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什么心情。

他扣上最后一颗扣子,拿起西服。

“一会儿李忆森会过来一趟,婴幼儿慈善基金的事情,你和他谈。”

邢臣佑的声音也显得很冷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