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玻璃糖纸 > 第52章 第52章

我的书架

第52章 第5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光从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钻进房间,天花板被光线割裂成三个明暗交错的梯形。

厚厚的被褥之中,宁愿被窸窸窣窣的动静吵醒,半梦半醒地睁开了眼睛。

目光无神的怔了一会后,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很快掀被起身。

意宁的冬天是不供暖的,骤然离开温暖柔软的被子,宁愿被冷空气冰得一激灵,也因此彻底醒了过来。

很快穿好衣服后,她拉开了房间的门。

门开的那一瞬,那些窸窸窣窣的动静都被放大,变成真真切切的声音,钻进了宁愿的耳朵里。

她听见了淅淅沥沥的油锅沸腾声,音量很小的电视声,同时,空气中还弥漫着熟悉的炸物香气。

“哟,今天醒这么早啊。”坐在沙发上边团藕丸子边看电视的宁宏朗注意到宁愿,故意做出了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调侃道:“是不是闻到奶奶炸丸子,被香醒了?”

宁愿没有理会父亲的话。

反正她也习惯了,在家待了这么多天,在亲爹眼里,她的地位早就从国宝沦落成麻雀了。

她打了个哈欠,指了指父亲大人面前的丸子,评价道:“爸,你这丸子捏得像个饼。”

“嘶——”宁宏朗扬了扬手中的勺子,作势要敲宁愿的脑袋,“坐着等吃的人还挑三拣四……”

宁愿冲着父亲做了个鬼脸,一溜烟钻进了卫生间,洗漱去了。

等她洗漱完出来,刚好碰上宁奶奶从厨房端出来了一盘刚炸好的丸子。

一颗颗泛着金黄油光的丸子从宁愿眼前飘过,这是奶奶的拿手好菜,宁愿都不用尝,只需要看上一眼,味蕾就能准确还原出这丸子的味道。

唾液腺开始疯狂输出,还没吃早饭的宁愿立刻被勾出馋虫,清楚地听见自己的肚子发出了两声‘吃它吃它’的明确指示。

“饿了吧?”宁奶奶将丸子放在餐桌上,笑眯眯地回头看着宁愿,眼里满是慈爱,“电饭煲里还煨着红豆粥,去盛一碗来,就着丸子吃。”

宁愿面上一喜,冲着奶奶撒了个娇,便依言去厨房盛来了粥,坐在餐桌旁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

刚出锅的藕丸子,外皮裹了层鸡蛋面糊,被炸出酥脆的油香,内里是裹着小藕丁的肉泥,肉香醇厚,藕丁解腻。

同时往嘴里塞进去了两个丸子,宁愿两边的腮帮子都被撑得高高的,眯着眼睛细细咀嚼品味。

像只满足又幸福的小仓鼠。

宁奶奶坐在一旁跟宁父一起团丸子,看见宁愿的模样,一脸宠溺地看着孙女,问道:“好吃吧?”

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宁愿说不出来话,便弯着眉眼,疯狂点头。

“那等一会吃完了,下去给一一家送一盘。”

宁愿顿了顿,有些疑惑地眨眼。

“一一的爷爷奶奶今年也来这边过年了,”宁奶奶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同宁愿开着玩笑,“咱家不是还欠人家一盘炸鱼呢吗?”

宁愿忍俊不禁:“奶奶,都这么多年了,您心里还记挂着这事呢?”

“谁让他奶奶当年走得那么突然,”宁奶奶也笑,“明明说好了,我接了他家年三十送来的炸鱼,正月十五去给他家送炸元宵。结果这老两口竟然初十就悄悄跑回老家了。”

“一晃也三四年了,竟然就再也没见过。”

听着自家奶奶话里浓浓的感叹意味,宁愿抿了口粥,问道:“那您没拉住沈奶奶问问,当年怎么忽然就回去了?”

“问啦。早上遇到的时候我们俩一起聊了很久……”

沈佑一家刚搬进院子里的时候,沈父沈母的工作都忙,所以接了沈爷爷沈奶奶来照顾孙子。

本就楼上楼下地住着,加上两家老人兴趣爱好高度重合,互相也觉得脾气对胃口,没多久便熟络了起来,成了朋友。

只是前些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沈家爷爷奶奶突然又回了老家,大约是怕分别伤感,走之前竟然都没提前打过招呼,直到离开了才打了个电话来告知。

宁奶奶气得不行,在电话里逮着沈奶奶好好骂了一通,挂了电话之后,还因为这事郁闷了很久。

老友重逢,对年纪大的人来说,大约是格外喜悦的事情。

宁奶奶高兴地同孙女说了好久,内容不仅包括今早她和沈佑一奶奶聊了什么,还回忆了一些多年前的事情。

宁愿也听得兴致盎然。

不知过了多久,宁爷爷也回了家。

他进门换了鞋,摘下头上的帽子,拍着上面细碎的雪粒,兴冲冲道:“老伴儿啊!我刚刚可是又大杀四方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老沈还是个臭棋篓子……”

祖孙俩的聊天被打断,宁奶奶恋恋不舍地合上了话题匣子,没好气道:“外面都下雪了!你们几个老骨头还顶着寒风在凉亭下棋。”

“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嘛。”见老伴不高兴,宁爷爷忙朝儿子和孙女使眼色。

宁愿登时便收到了爷爷的求救信息,立刻起身转移话题:“奶奶,您不是说要我送丸子去楼下嘛,装多大一盘啊?”

说着,便要往厨房走去。

宁奶奶闻言果然没空再继续教训老伴,连忙跟着进了厨房,道:“用那个深蓝色的厚瓷盘装,多装一些……”

宁愿小心翼翼地端着一大盘炸藕丸子下了楼,敲门前,还不忘腾出了一只手理了理自己的仪容仪表。

确认无误后,正打算敲门,却看见门自己开了。

宁愿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开门的是沈佑一。

他手上还捧着一篮子芦柑。

两个人
sitemap